您的位置:首页>> 企业文化>>文化生活>>王鹏作品——《秦岭深处有人家》
王鹏作品——《秦岭深处有人家》
作者: 王鹏 来源: 双甲车间 时间:2018/8/23 9:08:17 点击:2378

7月末公司三期大修结束,终于可以缓口气放松放松身心,于是和爱人自驾从渭南向蓝田方向出游。离蓝田猿人遗址不远,经过商洛与灞源三岔路口后,继续往灞源方向行进,陕沪高速就在头顶,与其缠绕前行,便到了秦岭深处灞河源头灞源镇。越往秦岭深处,越觉得凉气寒气发森,路上常有成群的驹驴(山羊)点缀着绿色峬峭的山石。

擦黑十分,到达了灞源镇中心,一路没有人家,柳暗花明深处,有这种繁杂场面,打消了先前的疑无路,街道整齐,古色的房屋应该是新盖的,街边各种摊点一应俱全,卖自制豆腐的大妈叫卖声清脆悠长,这吆喝声是有着十多年经验的。车子停靠路边,看看热闹,再走不迟。叫卖声愈发清晰地朝着我的方向,走近看到一架子车的豆制品,有馒头样儿的,整齐摆放;有钱串子样的,吊挂在简易的架子上,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卖豆腐的,觉得新奇。本想那豆制品是乳白的,没想有些发褐发黑发油,看她那和豆腐一样颜色的脸颊和简单过时的着装,心生怜悯,各种想买,于是买一串作罢。

逗留片刻,继续前行往更深处。半个钟头左右到了灞源一村庄,这里本就是世外桃源,与世隔绝,分外安静,尤其在炎热夏日,享受难得的凉意,也是沁人心脾的奢侈事。过雨方停,蜻蜓成群低飞,黛色的群山与暴雨后沉云的天相接,眼前夏的墨绿包孕着春的生机。因为是工作日,游客不多,这些游客都是些退休的老年人,他们在此长期居住避暑,三三两两在灞河岸散步。天色渐晚,住在一农家,农家只有掌柜的在,约摸四十出头,酒气熏天,周内见游客投宿,高兴客气是难免的。一宿每人60元,管三顿饭,两个字“实惠”。安排好住处,掌柜的言语艾艾,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说:“你们早点休息,下午村里过事,喝多咧,我先去睡了。”便踉踉跄跄地摸黑下楼去了。我与爱人在宁静的农家门口,灞河源头的潺潺河水边架起烧烤炉,开始晚餐时光。凉风吹入骨头,山色已经埋在夜色里,只有昏暗的村道路灯,偶尔几声犬吠,窸窸窣窣的虫鸣、郁蓊杂草、薆薱野花、啤酒、烤肉相伴。暂时告别喧嚣的城市,在夜深人静处,对影成三人,良宵共此时。

那夜晚深邃如洞天,思量此生三十载,前一半时光在农村度过,悠哉游哉,伙伴成群,河中央,田地间;后一半在城市度过,啥都有,又什么都没有,梦想就是一院儿,一伴儿,在宁静安逸的乡村安个家。思来想去,又何必远行?答案如是:人生在于奋斗,在于回忆过往有所充实,结局是真正的活在自己奋斗的安逸的小窝,高度貌似一样,却有不一样的广度。

秦岭深处的人们羡慕城市的繁华,城里人在爱慕乡下的恬淡与安然,谁也无需羡慕,耆艾之年能够重归宁静,就是最好的归宿。

夜晚,躺在安静的能够听到思想的世界里,却难以入眠,不是惆怅,是舒畅让人激动;兴味盎然,让人振奋。

二日清早,掌柜的早早做好了带着柴火清香的晌午饭,填进肚囊,踏歌步行在秦岭村落,村里有一棵遮天蔽日的核桃树,树下的老人说:“这棵核桃树两百年了,我今年八十,我爹说,他小时候,核桃树就这么壮。”

由于气候温和潮湿,墙头绿草如盖,苔藓葱茏如毯,一只老土母鸡,在墙角的土里嗛食吃,闲庭信步般;多家屋门紧锁,门栓上拴着土狗,懒散的盯着城市来的过客;长满了花头的韭菜花,蜜蜂来回穿梭在其间,都说蜜蜂是忙碌的使者,此刻也悠闲。

秦岭的河水中有一种鱼叫做秦岭细鳞鲑,此时正是产卵的季节,在水流清澈、流速较缓地方有幸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鱼苗儿成群结队,遗憾的是没能看到成年鱼产卵,回溯而上“跃龙门”的壮观场面。逆流而上是上天的安排,或许因此疲惫不堪,甚至葬送生命,但这是它们毕生的使命,没有这样波澜壮阔的长达一百多公里的逆流跋涉,便失去了细鳞鲑生命的意义,当它们再回到那片广袤的河流时,就是归宿,否则便是起跑线。

一次旅行,一次洗礼,每一个生命体都有上天赋予的使命,或许简单重复、或许艰难悲辛、轰轰烈烈,或许安安静静,观看世事过客,最终要找到归途,走得再远,归途在心,方能心智不失。归途是反作用力,越明白,前进的路才越有劲儿,愈有斗志。

渭化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: 陕ICP备07002048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:714000

电话:(0913)2106688 传真:(0913)2112146